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叶浅予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一座漫画的金矿

1983-07-00 00:00: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叶浅予
A-A+

  “九·一八”东北三省沦陷,深感亡国之痛的青年纷纷从家乡流亡进关,其中有很多是从事或有志于文艺工作的忧国之士,张仃是其中的一个。他老家在辽宁,进关后留在北京学画。蒋介石要反共,不惜把东北的大好山河送给日本人,不许东北人打回老家去,张仃在愤世忧国的活动中,受过南京政府的牢狱之灾。


  皮鞭不能改变爱国者的救国之志。张仃在抗日战争前夕,和上海的漫画刊物取得联系,发表了大量针对反动政策的讽刺画,显示了这位漫画青年的政治敏感和造型才能,很快成为漫画界的中坚力量。


  抗日战争爆发后,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有如火山熔岩一般喷发出来。张仃立刻投奔到文艺宣传洪流中去,成为漫画宣传队成员,转战在南京、武汉、西安的前线和后方,最后投奔到革命圣地延安。


  1945年日本投降后,张仃随军进入东北,回到了老家,先后主编《东北漫画》和《东北画报》,以锋利的笔墨揭露美蒋勾结发动内战的险恶行为。全国解放后,他的工作岗位转向展览布置和工艺美术,仍不放弃漫画阵地,50年代的《漫画》月刊经常可以看到张仃的精彩作品。


  30年代到50年代是张仃在漫画界的活跃时期,他的笔锋始终瞄准革命的对象,不要以为60年代以后他退出了漫画舞台,不,在70年代反“四人帮”斗争中,老将再度出马,对江青张春桥之流狠狠打杀了一阵。


  张仃青年时期学的是中国画,他的漫画创作特别用心于“骨法用笔”的造型准则,简练、准确、锋利、刚强,富于煽动性和吸引力。张仃这个名字在30年代漫画界初露头角时,漫画刊物的编者们好像发掘到一座金矿,舍得用较大篇幅发表他的作品。抗日战争初期,他在南京画过一幅怀念家乡的大幅宣传画,题为“打回老家去”,画的是白山黑水、大豆高粱,形象地反映了《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首流亡歌曲的思想内容,这是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一幅具有思想深度的宣传画,可惜在南撤途中丢失了。


  张仃除了在中国画的笔墨中吸取营养,还受到同时代画家张光宇的民间画风的影响。民间画风的特点是:掇大要,去芜杂,方笔圆笔交错运用。笔线减至不能再减,使造型接近几何形体,却不是抽象的几何形体,而是极度概括的具象形体。这种造型方法表面看来好象是夸张之极,其实是概括之极。


  墨西哥有位漫画家名叫珂弗罗比斯,30年代誉满美洲。他以墨西哥古老印第安石雕的刀法,用之于笔,和中国的民间画法极为相似。张光宇引以为知音,在他的造型里掺入了珂氏的某些笔法,形成了光宇风格。从此,张仃的风格也掺进了珂氏的成分。我们知道美洲印第安人的艺术,和亚洲的东方艺术有渊源关系,原因是这个民族是几万年前从亚洲迁移过去的,在文化上和我们是近亲。现代墨西哥人的祖先即印第安血统,珂弗罗比斯是墨西哥土著,虽然受的教育是西方的,他的血管却流着他东方祖先的血。他的艺术风格传到了亚洲,可以说是东方回到了东方,不是东方吸收了西方。


  张仃后期的画,有过毕加索的影响。毕加索是西方画家,他的一生,画法多变,而变化最大的时期在于吸收非洲黑人艺术和亚洲中国艺术。70年代他曾向张大千请教水墨画法,试用中国毛笔,这是西方艺术向东方靠拢的显著例子。那么张仃受毕加索的影响,是顺乎潮流,合乎情理的,也不能叫做东方吸收西方,因为两者之间早已交融起来了。


  张仃的风格是:国画用笔,民间造型,加上他性格里的浪漫气质,三者结合而成。可是有人硬要说,张仃的画是城隍庙加毕加索,这种说法未免过于肤浅,也不严肃,可以说近乎讥讽。持这种态度的人,未免小看了张仃。


  (注:上海城隍庙是卖民间年画的地方,是民间画工的聚散处。)


  (叶浅予: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画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叶浅予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